實相與個人信念(二)
      ( 摘自《個人實相的本質》)

第六一五節  一九七二年九月十八日  星期一   晚上九點三十二分

晚安。

(「賽斯晚安。」)


現在:回到書上。

你有意識的信念主宰了你身體的功能,而不是身體功能主宰了你去信什麼。

你的內我採取了對實質世界有意識、集中於實質的『意識心』,讓它作為你在你所知世界媢B作的一個方法。意識心是特為配備好來指揮外在的活動,處理你在醒時的各種經驗,以及監督實質性的工作。

於是,它把對實相的本質所抱的信念回饋給自己的各內在部份,這些信念主要就依賴意識心對當前實相的解釋。意識心決定目標,而內我則運用它那無盡的能量和所有的才幹將之付諸實現。

意識心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做決定及定方向。可是它所扮演的角色卻是雙重的,它能評估內在及外在的狀況,它能處理外界的資料,也能處理由自己的內在部份來的資料。它絕對 不是一個閉鎖的系統。

生而為人,就必須在這種意識的運用上,有細密的辨識力。許多人都不敢面對自己的思想,也不願做省察的功夫。他們接受人家的信念,這種行為把內、外兩方面所提供的資料全都給扭曲了。

在直覺性的自己和意識心之間,原本無戰事。表面上看來這件事好像存在的原因,是因為你拒絕去面對『意識心』為你所開放的全部資料。(停頓。)這樣做,有時候似乎較易逃避在自省之後所必須常常面臨的自我調整。但是,逃避的結果卻會使你收集了許多二手貨的信念。這些信念中有些是相互矛盾的,由於這種矛盾,你對身體與對內我所發出的訊號也不順暢、不清晰了,變成互相抵觸的亂糟糟的一堆。

這種情形一旦發生,馬上就觸動了你的各種警報系統。這時,若不是你的身體不能正常運作,就是你整個的心境會受損。這種反應實際上都是最好的警告,告訴你必須有所改變了。

在同時,內我會傳達一些洞見與直覺到你的意識心,去助它擦亮眼睛。但是如果你相信內我是危險又不可信賴的,如果你害怕作夢或任何闖入性的心靈訊息的話,那你也只會別過頭去而無視這種援 助的存在。

(九點五十分。)更有甚者,若你堅信橫逆之來不接受也不行的話,那麼光是這種堅信就足以打消了一切解決問題的機會。

我再重複一遍:你的整個經驗架構就是由你的觀念以及你的信念所造出來的。你可以從你的意識心中找出自己的信念以及其產生的理由。如果你接受『人類各種行為背後的理由永遠長埋於過去中,不管是那一生』這種看法,就永遠沒有改造自己經驗的機會,除非你改變那個信念。我現在所說的多少是關於正常的經驗,以後我們會討論一些較特別的範圍,諸如生來即有的殘疾之類的情況。

你對『自己的實相是自己一手所造』這個道理的了解應該能夠助你解放自己,對你的成功和愉悅,你自己要負責。固然,你可以改變自己生命中不為自己所喜的地方,但你卻一定要為你的存在負責。

你的靈魂結合了肉體而存在於肉體中,是為了要經歷一個無比豐富的世界,是為了協力創造一個有色有相的實相。你的靈魂生於肉體中,是為了要豐富感官知覺的神妙領域,是為了要體會能量被造成具體形態時的感受。你在這堿O為了要透過身體來享受、來表達、來運用自己。你在這堿O要幫助意識的偉大擴展。你不是為了替人類的苦痛號哭而來,卻是當你發現你不喜歡它們時,透過在你內心的喜悅、力量和活力來改變它們,你要做的是盡可能信實而美麗地在你的身體中創造你的心靈。

意識心讓你能從內往外,向物質性的宇宙看,而看到你的精神活動的反映。意識心讓你去感知和評估你們個人的和整體的創作。

可以說,意識心就像是一扇能讓你自內往外看的窗子——向外看,感知你內心世界的果實。這扇窗子本來清晰明亮,一塵不染,可是你卻常常讓自己那些謬誤的信念為這扇窗子蒙上塵霧。你的喜悅、活力以及成就沒有一樣是外來的,其發生也沒有一椿是因為外界的因素而掉到你頭上來的。它們全部源自你的信念所導致的內在事件。

(十點O六分,賽斯—珍陷入深思中,停頓。)有很多文章都說到『暗示』(suggestion)的本質和重要性。近期來流行的說法之一是,你隨時隨地都受到暗示的支配。其實,你自己有意識的信念就是你所接到的最最重要的暗示』。也就是說,你接受或拒絕所有其他的概念,是看你相信它們是否是真的,而那是根據一天大部份時間在你心中不斷進行的自說自話——你自己給自己的暗示——來決定的。

一個外來的暗示之能否為你所接受,端視其是否能吻合兩個條件而定。首先要看這個暗示與你心中對實相的本質所抱持的一般性看法是否有衝突,其次則要看這個暗示與你對你自己這個人所抱有的特別想法是否相契合。

那麼,如果你正確地運用自己的意識心,你就要檢驗臨到自己頭上來的那些五光十色的信念。總而言之,你不再會無可奈何地照單全收。如果你能善用你的意識心,你還可以覺知從自己內在所傳送出來的直覺性的概念。但若是你不去審查從外界傳來的各種資料,或你根本忽略從內向外傳出的各種訊息,那麼再怎麼說你也只能算是一個處於半清醒狀態的人而已。

(十點十三分。)因此,很多謬誤的信念就由於你的不予查驗而被你不予分辨的全部接受下來。這時,你就給了你的內我關於實相的一副假相。既然意識心的機能是為評估實質的經驗,內我是沒有辦法做好那件事的。若你的內在部份該承當起那份責任的話,那你根本就用不著有這個意識心的存在。   

(特別強調地說:)可是一旦內我的警覺性被喚醒的時候,它馬上就會採取某些自我改正的措施來設法彌補這種偏差。在情形特別嚴重而失去控制的情況下,內我甚至會繞過意識心的防區而直接向你其他的活動層面中放射出能量以解決當前的困難。

比如說,內我會設法避過你那愛窮理的心靈堛漲漕丑C它也常常會由許多彼此衝突的信念的彈幕堙A篩檢出那最具鼓舞性、能增生氣的一套,而以當時好像是—種啟示似的靈光乍現的方式,把它送上前來。這種靈光乍現的情況能夠使你改變你的一貫行為而採取一種新的行為模式。

你務必要了了分明自己那愛窮理的心堶惆鴝野]含著些什麼東西,找出其瞹昧之處。要知道,不管你心中有著何種的信念,它們的確都會具體化的實現。你的存在這個奇跡是無法逃避它自己的,你的思想就像花一樣,開成了你生命中的『事件』。如果你認為人世本惡,那麼你所碰到的事件就似處處見惡。宇宙中沒有意外,就算是在你所認為的人世生活中也一樣沒有意外。你的信念就跟花一樣確然地在時間與空間中生長。當你對我所說的這些有所瞭解的時候,你甚至還能感覺到它們的生長。

現在讓你歇歇手,休息休息。

(十點二十九分至十點四十四分。)

好,繼續口授。

基本上意識心充滿了好奇,態度也十分開放。除此之外,它還具備查驗它自己的內容的能力。由於上一個世紀的心理學的理論,使得許多西方人都相信意識心的主要目的就僅在抑制無意識』的資料。

反之,就像我在本章前面所提到過的,意識心的功能也在於『接收』以及轉譯』那些從內我傳達給它的各種重要資料。在不受干擾的情形下它做得非常好。它接收及轉譯各種印象。可是問題卻發生在,人們教它(只)接受從外界傳來的資料,而對內在知識設下重重障礙。

以上這種情形造成了個人對他所具有的『全部力量』的一種否定,更有甚者,還使得他有意識地把『自己』與自己這個存在的重要源頭』切斷。這些狀況特別抑阻了創造性的表達,使有意識的自己摒棄了本來可有的源源 不絕的洞見和直覺。

這時候,思想與感覺好像分了家。創造力和理解力原是一對兄弟,此時卻陌如路人。意識心也失去了敏銳。它把大堆本可有的內在知識由自己的經驗中切除。在『我』(self)的堶惜]顯出一種虛幻的『分割』假 相。

在完全沒有受到干擾的情況下,『我』原是渾然天成,自成一個單位,雖然是一個永遠在變的單位。意識心聆聽各種內在和外在的聲音,聯合『我』由有形與無形的來源所收到的知識,而能形成信念。然後,對信念的自我檢驗與其他的活動就自動開始——自然、簡單,根本就毫不費功夫。然而,意識心一旦接受了其中有相互矛盾的一堆信念時,你就必須要花一番氣力,將這些矛盾一一揪出。   

你們要記住,就實質資料而言,即使錯誤的信念也似乎沒有不妥之處。其原因在於,你在外界的經驗其本身就是你的信念向外具現的結果。因此,即使你的感官告訴了你某一個信念明明白白是個真理,你還是要從根本處下功夫,下功夫的對象是形成了你的各種觀念的原 始材料。於是,要想改變你的經驗或其任一部份,你都必須先改變你的觀念。既然,你一向以來始終不斷的在根據自已的觀念創造自己的實相,那麼,結果就自然而然地跟著來。

(停頓。)你一定要確信自己能夠改變自己的信念,你一定要願意去嘗試。你可以把一個狹窄的觀念比作是一個重濁的顏色,而把你自己的這一生比作是一幅受其損傷的多度空間的畫。你改變你的觀念就像一個畫家改變他的用色一樣。

畫家並不會硬把自己和自己所用的顏色混為一談,他清楚地知道這個顏色是自己挑的,把顏色塗在畫布上也是自己之所為。你就像這個作畫者,『觀念』是你的用色,個人實相』是你的畫布。你絕不是『你的觀念』,更不是你的思想』,你是那個去體會這些觀念與思想的『我』。如果一個畫家工作一天之後,發現自己的手上沾滿了油彩,他可以簡簡單單地把油污洗掉,因為他知道沾上手的是什麼東西,可是如果你一心以為那些挾窄的思想就是你的一部份,因而是永遠跟你連在一起的話,你根本連想都不會想到要把它洗掉。反之,這時候你就會像是一個患了失心瘋的畫家一樣,說:『我的油彩就是我的一部份,它們染進了我的手指,我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自然而然地覺知你的思想與你去檢驗一個思想之間,並沒有矛盾,雖然好像是有。發乎自然這回事並不需要在盲目的情形下才能辦到。當你不加分辨地把所有臨到頭上來的資料統統照單全收,把它當成是自己的東西時,你並不是有自發性』的。

(十一點十分。)如果你真能自動自發的話,許多的信念都會為你自動的揚棄,而不造成任何傷害。可惜你非但沒有這樣做,反而經常地變成了這些有害信念的庇護所。

先前已經被你接受的各種限制性的觀念會像一張束縛性的網一樣,專門收集其他類似的資料,使得你的心智漸漸地堆滿了殘礫。當你是自發的時候,你能接受自己心智的自由的天性,而你的心智也仍然會自然地在它們收到的資料中自發地做去蕪存菁的工作。可是當你拒絕讓它去做這件事的話,你的心智就會開始變得雜亂了起來。

蘋果樹開不出紫羅蘭。因為蘋果樹十分自動地知道自己是什麼,以及它自己的本色和存在的架構。(停頓。)你有一個意識心,但是它只不過是你心智的『最最表面』的部份而已,你的整個心智為你所開放的程度遠比你能想像的為大,因而,你所具的知識可以更多得多地被帶入意識堙A而為你所覺知:可是,一個錯誤而限制性的信念,對你的天性而言,其含糊瞹昧就如同一株自以為是紫羅蘭的蘋果樹一樣。

它沒法開出紫羅蘭,而當它在如此嘗試時,又作不了一棵好的蘋果樹。要知道,錯誤的信念就是那個在先天上就無法與你的內我的基本狀況相合的信念。因此,如果你相信自己是身不由主,受外境控制的話,你就是懷抱著一個錯誤的信念。若是你認為你目前的境遇非一 已之力所能改變的話,你就懷抱著一個錯誤的信念。

在你童年環境的發展過程堙A你也插了一手。你選擇了那環境。可是這話的意思並不是說你就理應受到那些際遇的支配。我說這話的用意是在點明:安排了那些挑戰的是你自己,為的是克服它;訂定目標的是你,為的是達成它;佈置好經驗的各種架構的是你,為的是讓自己能藉著它成長、了解及完成某些能力。

(十一點二十九分。)你的形成自己經驗的這種創造能力現在仍然在你內,就像它從來就在你內那樣,從你一出生就有,在你出生之前也一樣存在。你為這一生也許選擇了一個特別的主題,一個特定的條件架構,但是,在這些條件之內,你還是有去實驗與去創造的自由,從而改變情況和事件。

每一個人都為自己選擇了一個個別的模式,以便讓自己能在這個範圍內創造這個個人的實相。即使如此,在這個界限之內,還是有無數的可行方向以及無限的可用資源。   

內我一股勁兒的在一條充滿刺激的道路上勇往直前,一路上它不斷在學習如何將自己的實相轉譯成物質性的方式。那麼,意識心是非常能幹地將自己的注意力調準到物質實相,可是它卻常常目迷五色,而生出了種種錯覺,誤將本來是『果』的世間萬象當成了『因』。這還不打緊,因為『我』的較深的部份永遠都在做提醒的工作,告訴它並非如此。但當意識心接受了太多的錯誤信念,特別是當它一口咬定內我是個危險的東西時,這種提醒服務就被它關掉了。在這種情形發生的時候,意識心就會覺得自己遭到了環境的痛擊,覺得渺小的自己在無可抗拒的大環境下,只有任憑宰割的份。在這同時,它原應安身立命於其上的深深的安全感也全然喪失。

這些錯誤的信念必須被連根鏟除,以使意識心能再度的對自己的本源有所覺知,並對它可用的通往各種殊勝力量的內在管道開放。

(十一點四十分。)可以這麼說,『自我』(ego)是意識心所生出的一根旁枝。意識心就像是一具龐大的照相機,而自我則在指揮這個照相機如何取景與運用焦點。若不去干涉它,你那 個本體(identity)的各個部份會自動的升起,造成自我,打散,然後再造個新自我。在這整個過程中,它還始終維持一種奇妙的自發性,也始終保持著自己整體一如的感覺。(見本書第一章)

自我』所顯現出來的就是你對身處這個世界中的自己所具有的『物質形象』所抱持的『觀念』。因此,你的自我形象並不是無意識的。相反的,你對它相當的清楚,雖然你常常會選擇排斥或接受某些自己對『自我形象』所生出的想法。謬誤的信念會造成一個僵化的『自我』,它堅持將意識心只往單一方向運用,而更加歪曲了它的感知。

你往往會有意的把某個可能會改變你的行為的觀念或想法埋掉,因為這個觀念或想法似乎與自已有的限制性的觀念不合,我要你們在碌碌終日之際,細聽自己那連續不斷的念頭,你到底在給自己什麼暗示與觀念?不要忘了,所有的這些都會一一的在你的個人經驗中具現出來。

許多相當『限制性的想法』會在『善』字的偽裝下逃過了你的審查。比如說,如果你嫉惡如仇,或痛恨那些在你看來似為邪惡的東西的話,你可能覺得自己這種品德蠻高尚的。但如果你專注在『惡』上或是一心集中於『恨』的時候,你就在製造它們。再如,你家境貧寒,你也可能會以貧窮為是,轉而噍不起那些有錢人,告訴你自己『錢不是好東西』的觀念,這一來反而導致你窮上加窮。再比如你有病在身,你可能會發現自己念念不忘你的淒慘境遇,對身體健康的人又恨又妒,同時又悲歎自己的情形──因而經你的思想使病況更長存下去。

若你長住於限制中,你就會處處碰到限制。你一定要先在自己心中創造一個新的畫面。你所建立的這個新畫面不可避免的一定會與你感官所告訴你的畫面有所衝突,而這些相異之處正是你要去下功夫改變的地方 。

第六一六節  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日   星期三   晚上九點二十八分

晚安。

(「賽斯晚安。」)

現在:回到書上。

我很清楚,我所告訴你們的話堶情A有很多地方與你們的信念有相衝突之處,尤其是對那些認為比較地說意識心是無能為力的,或是那些認為問題的答案是藏在底下的人而言,更是如此。

很顯然的,意識心不是一個東西』,而是一種『現象』。它永遠不停地在變。它可以被自我集中或轉向無限種方向,它既可以看到外界實相,也可以轉而向內,觀察它自己的內容。

在意識心的活動堙A有各種等級和波動起伏。它的彈性遠比你所認定的要大。(停頓。)自我能完全地把意識心用作感知外在或內在實相的一種方法,而它感知的必與它的信念一致。因此,並不是某些答案不是公開地擺在那兒備人取用,而是你常常把自己設定在一個你相信的行動的方向上,任何與你當前信念有所衝突的資料一律被你列入排除之列——你把自己封閉 了起來。

舉個例子,如果你病了,必有其原因。要想徹底地恢復而不患上新的症狀,你就必須要找出生這個病的理由。你可能並不喜歡你的病,但是這個病卻是一個你所擇定的『路線』或『方向』。只要你一天認為這個方向有其必要,這些症狀就會一天留在你身上。

生這個病的原因,或許是由某一個特定的信念,或是多個信念複合在一起的結果。

當然,這些信念對你而言會像是一個事實,而不像是信念。你一旦瞭解是你造成你的實相之後,你就得開始去檢驗一下這些信念,即藉由釋放自己的意識心,讓它自由自在地審察它自己的內容•

(九點四十分。)以後在書中我還會對健康與疾病這個問題做更詳細的說明,但是在這堙A我要特別為你們說明一點:通常「心理分析」只不過是一場躲迷藏的遊戲,在其中,你不斷地放棄自己對自己的行為與處境的責任,而把事情發生的根本原因分派給自己心靈的某一個部份,這個部份又是藏在『過去』的黑暗森林堙C然後,你給了自己去將這個秘密找出來的任務。在這樣做時,你永遠都不會想到在自己的『意識心』堨h找找看,因為你已先入為主地認為所有的深層的答案藏得很深——並且,你的意識心非但幫不上忙,反而會不斷地在你尋找的途中布下迷霧。於是,遊戲就一直玩了下去。

如果你在這個自欺的遊戲中有所醒悟,而改變了自己的信念,那麼任何適當的『被遺忘掉』的事件都將被你用為一種觸媒劑。每個都很好用。

然而,你的那些基本信念總是藏在你的意識心中,也一直都是你各種作為的原因。你只是未曾懷著這種悟解——那你的信念未必是實相,卻常是你對實相的觀念——去檢查意識心的內容。

在這同時,在「心理析」的遊戲堙A你又被灌輸了一個設定好了的程式,使得你深信「無意識』既是這樣黑暗的秘密之根源,就不能被賴以任何創造或靈感的苗床。如此,你又否定了你自己的內在部份在你的意識層次上所能提供的 協助。

(九點五十分。)通常,當你真的去細察自己的『意識心』的時候,你是透過或以你自己的已構成的信念去看的。明白『你的信念未必就是實相』,可讓你覺知所有你在意識上所能獲得的資料。我並不是要你們一有空就那麼賣力地細察自己的思想,以致反而擋了自己的路,可是除非你覺知你的意識心的內容,否則你只是個行屍走肉。此外,我還要強調的一個事實是:你的意識心在先天上本來具足『接收內我所傳出的資料』與『接收外界所傳回的資料』的雙重功能。

我不是要你們去壓抑自己的思想或感覺。我所要求的是你們要知道自己心埵釣リ偵繴P覺或思想。我要你們瞭解,造成了你們的實相的就是這些東西。同時我還要你們去將精神集中在那些能為你們帶來理想結果的思想或感覺上。

如果你覺得所有這些都很難做到,你也可以細察你的物質實相的所有各面:心堶n明白你的實質經驗的環境,都是你的信念的具體化。如果你發現自己觸目所及儘是充溢的活力、健康、效率、豐盛,而所接觸的處處是笑臉的話,那麼你大可放心地告訴自己:自己的信念是有益的。若在你眼中看起來這個世界很美好,而你也認為大家都喜歡你,那你也一樣可以放心:你的信念是有益的。可是若你放眼望去所看到的是病痛、消沉、匱乏,一個充滿了痛苦與邪惡的世界,那麼 你就該假設你的信念有了差錯,而開始審察它們。

我們以後會討論到群體實相的本質,但是在這堙A我們只詳論個人的處境方面。我在這章堜珥n說明的重點是,你的有意識的信念是極為重要的。同時我要說明的是:你絕對不受任何不可知事件或不可知的前因所支配。

本章結束。我們略作休息。


返回賽斯資料目錄





eXTReMe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