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t id="q1n6v"></rt>
      <rp id="q1n6v"></rp>
        <b id="q1n6v"></b>
        1. <rp id="q1n6v"></rp>
        2. 濟寧物業管理

          物業管理

          產品中心

          聯系我們

          企業名稱:山東坤峰物業管理有限公司

          聯系人:趙經理

          電話:0537-3287726

          手機:13863785199

          郵箱:jnkfwy@163.com

          傳真:0537-3287726

          地址:濟寧市金宇路置城國際中心C座2002室

          網址:www.mynewager.com   

          論物業服務公司的安全保障義務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學術交流

          論物業服務公司的安全保障義務

          發布日期:2017-06-22 作者: 點擊:

          【摘要】近年來,由物業服務引發的糾紛日漸增多,其中尤為突出的情況是第三人侵權行為對業主造成人身、財產損失。事后由于侵權第三人往往無力支付巨額賠償或第三人下落不明,因此業主將物業服務公司告上法庭。而此時物業服務公司是否應承擔責任、承擔責任的依據是什么以及如何承擔責任等內容就成為爭議的焦點。本文以具體的案例為切入點,通過分析物業服務合同中安全保障義務的法律性質,以期對第三人侵害業主權利時物業服務公司的責任承擔提供參考建議。
            
            一、問題的提出
            
            (一)案件簡述
            
            2009年12月6日,多名犯罪嫌疑人竄入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江南村別墅小區實施盜竊,導致2期16棟三戶業主家中被盜。案件發生后,經統計三位業主的經濟損失總計40100元,后公安機關偵破此案,其中一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但由于被盜財物均已被犯罪嫌疑人低價賣出,導致財物無法追回,且財物已被揮霍一空,因此小區業主的各項財產損失始終未能獲得賠償[①]。
            
            本案中,由于物業服務公司配備的小區監控系統沒能正常使用,導致視頻監控系統形同虛設,同時小區安保守衛工作存在不同程度的松懈。三位業主認為武漢市南湖物業管理公司存在嚴重的失職行為,未盡到物業服務公司的安全保障義務,對三位業主的損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三位業主在與南湖物業服務公司多次協商未果的情況下,依據2006年12月30日與被告武漢南湖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簽訂的《武漢市前期物業管理服務協議》和《合同法》中的相關規定,將武漢市南湖物業管理公司告上法院,請求物業服務公司承擔違約責任,賠償相關經濟損失。目前,此案在法院調解下,武漢市南湖物業服務公司已向兩名業主分別賠償部分損失。
            
            (二)案件焦點
            
            2010年4月,武漢市委常委胡緒鹍作出專門批示,認為小區監控事關平安城市建設,要求集中整治小區監控“不作為”的現象。由于小區監控“不作為”,業主狀告物業服務公司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致使業主受到人身、財產損害而要求物業服務公司給予賠償的糾紛日益增多。
            
            結合本案實際,案件的焦點問題是:第一,安全保障義務應該如何定性?物業服務公司是否承擔安全保障義務?第二,如何判斷物業服務公司是否己經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其合理限度的范圍如何確定?第三,發生第三人侵害時物業服務公司的責任如何承擔?下文就上述問題進行闡述。
            
            二、物業服務公司安全保障義務概述
            
           ?。ㄒ唬┫嚓P概念界定
            
            1、安全保障義務的概念
            
            安全保障義務,是指特定場所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社會活動的組織者,對于進入該場所的任何人的人身或者財產安全所負有的合理的注意和保護義務。具體指的是,“開啟或持續危險的人所應承擔的、根據具體情況采取必要的、具期待可能性的防范措施,以保護第三人免受損害的義務[②]”。
            
            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12月4日頒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第6條規定:“從事住宿、餐飲、娛樂等經營活動或者其他社會活動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未盡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請求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以支持?!庇捎跅l文對適用主體的范圍采取概括加列舉式,因此有必要明確相關主體范圍。安全保障義務的主體,既“包括制定法和司法解釋做出列舉性規定的從事住宿、餐飲、娛樂等經營活動的經營者和幼兒園、學校等教育機構,亦包括未作列舉性規定的經營者和其他社會活動的組織者,如銀行、儲蓄所、交易所、旅行社、物業公司、網吧、郵局、游泳館、公園、博物館、美術館、機場、火車站、汽車站以及大型會議、演唱會或其他社會活動的主辦者、組織者或場所的提供者,還包括因實施現行行為而致特定他人處于危險之中的自然人”[③]。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安全保障義務的主體范圍還將逐步擴大。
            
            2、物業的概念
            
            物業管理條例上的“物業”一詞為我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后由香港地區傳入內地。根據2007年修訂的《物業管理條例》第2條的規定可以推斷出,“物業”是指各類房屋及與之配套的設施設備和相關場地。物業服務公司是小區業主委員會為小區的日常管理與維護而聘請的單位。業主、開發商、物業服務企業之間通過物業服務活動發生法律上的關系,其中最重要的法律形式就是物業服務合同。通過
          物業服務合同,各方當事人就物業管理區域內物業服務事項達成協議,形成法律關系,并規范各方權利義務。
            
           ?。ǘ┪飿I服務公司安全保障義務的適用依據
            
            1、侵權責任法。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管理人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
            
            2、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我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7條:“消費者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務時享有人身、財產不受損害的權利”的規定,明確賦予了消費者安全權;與此相對應,本法第18條:“經營者應當保證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務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逼渲忻鞔_規定了經營者的安全保障義務。
            
            3、合同法?!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60條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話、協助、保密等義務?!钡?22條規定:“因當事人一方違約行為,侵害對方人身、財產權益的,受損害方有權選擇本法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擔侵權責任?!?/span>
            
            4、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12月4日頒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第6條規定:“從事住宿、餐飲、娛樂等經營活動或者其他社會活動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未盡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請求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以支持?!逼涞诙钜幎?,“因第三人侵權導致損害結果發生的,由實施侵權行為的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安全保障義務人有過錯的,應當在其能夠防止或者制止損害的范圍內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安全保障義務承擔責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償。賠償權利人起訴安全保障義務人的,應當將第三人作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確定的除外”。
            
            這是我國第一次以司法解釋的形式明確提出經營者對經營場所的安全保障義務,《侵權責任法》中的相關規定也是脫胎于此。在《人身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的新聞發布會上,黃松有明確指出,安全保障義務是借鑒民法理論上的社會活動安全注意義務理論的產物(又稱為一般安全注意義務)。社會活動安全注意義務源于德國,是法官造法的產物,是為彌補德國侵權責任法規范的不足,基于公平正義思想而逐步形成的。
            
            5、物業管理條例。我國《物業管理條例》第36條第2款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應當按照物業服務合同的約定,提供相應的服務。物業服務企業未能履行
          物業服務合同的約定,導致業主人身、財產安全受到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同時本條例第46條第1款規定,對物業管理區域內違反有關治安、環保、物業裝飾裝修和使用等方面法律、法規規定的行為,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制止,并及時向有關行政管理部門報告。第47條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協助做好物業管理區域內的安全防范工作。發生安全事故時,物業服務企業在采取應急措施的同時,應當及時向有關行政管理部門報告,協助做好救助工作。物業服務企業雇請保安人員的,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保安人員在維護物業管理區域內的公共秩序時,應當履行職責,不得侵害公民的合法權益。
            
            目前,關于物業服務安全保障義務的責任承擔雖然可以依據上述法律規定,但是上述規定較為分散且不統一,由此也導致了司法實踐的適用困難。
            
           ?。ㄈ┪飿I服務公司安全保障義務的性質
            
            維護住宅小區的安全是國家與社會共同的職責,從大的方面看,應由公安機關以及相關政府部門對社會的治安環境進行保護;從小的方面看,物業服務公司以及業主自身也對安全穩定承擔著各自的義務。具體的,物業服務公司的安全保障義務是約定義務還是法定義務?其承擔安全保障義務的界限是什么?如何做到既有利于保護業主的合法權益,也要維護物業服務公司的合法權益?
            
            德國侵權責任法嚴格堅持違法性這一構成要件,因此在解決安全保障義務問題時,最初是通過擴張合同法適用范圍這條途徑,而后學者們大力發展侵權責任法中的“交易安全義務”,使問題得到進一步解決。無論是從
          物業服務合同的締約目的,還是從《物業管理條例》關于物業服務公司應當提供的服務內容的規定來看,物業管理中的安全保障服務都應理解為,“為物業使用創造方便安全的條件,以及對物業服務區內的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提供防范服務”。不可能要求物業服務公司保證服務區內不發生重大刑事案件。畢竟,公共安全的防范是一項系統的社會工程,跟社會經濟環境以及國家的刑事政策等諸多方面均有關系。
            
            我們認為,物業服務公司的安全保障義務更多的是一種注意、警戒、防范義務,它并不能完全保證業主財產和人身權益不受損害,而只能降低這種風險。因此,在物業服務公司履行職責沒有明顯過失的情況下,其不承擔對業主人身和財產的損害賠償責任。有一種觀點認為,在有合同約定的情況下,出現了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競合的場合,財產損失應當優先適用合同責任;在造成人身損害的場合才能適用安全保障義務的相關規定,這是侵權責任和違約責任競合問題上的一種觀點。
            三、物業服務公司安全保障義務責任分析
            
            根據前文分析,安全保障義務是基于
          物業服務合同而產生的,因此,結合本案情具體分析,可以從侵權責任與合同責任兩個角度追究物業服務公司的責任。
            
           ?。ㄒ唬┣謾嘭熑纬袚?/span>
            
            對于侵權責任通說認為由加害行為的違法性、損害事實、因果關系和過錯四要件構成。但隨著行為違法說的盛行和過錯判斷標準的客觀化趨勢,實際上已經將違法性和過錯的判斷結合在一起,二者間的界限十分模糊。對客觀的行為違法和主觀的心理狀態,已經很難進行區分。具體結合本案分析,物業服務公司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而構成侵權責任應采用“三要件”說:物業服務公司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損害事實、因果關系。
            
            1、物業服務公司未盡安全保障義務
            
            物業服務公司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行為,一般是消極行為,是不作為的行為形態。這就是應當履行作為義務的物業服務公司,由于未盡到適當注意義務,應當作為而沒有作為,造成業主的人身、財產損害。如何判斷物業服務公司是否適當履行了安全保障義務?(1)預防危險的措施是否合理。采取適當的危險防范措施,是物業服務公司承擔安全保障義務的首要內容,關于防范措施是否得當,法律并不能窮盡一切,行業規范也不可能周全。這就需要我們根據誠實信用原則對物業服務公司的行為進行要求,要求物業服務公司必須以善良家父的注意,盡到善良保護業主人身和財產安全的義務。(2)制止危險的措施是否合理。當危險發生時,物業服務公司應盡力采取措施制止、消滅危險,如果沒有采取積極措施或者采取的措施不合理而造成損害,則應承擔相應得責任。例如,小區內的保安人員,面對第三人侵害業主的違法犯罪行為,應當及時勸阻,盡力控制危險并在最短時間內報警。(3)損害發生后的救助措施是否合理。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的物業服務公司應當對遭受人身傷害的人員采取合理的救治措施,無論這種傷害是因自己的直接行為引起抑或是第三人的違法行為、犯罪行為所造成,都負有將受害人及時送往醫院、盡可能進行搶救的義務;如果沒有采取救助措施或者采取的措施不當加重了損害,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的人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盡管物業服務公司負有安全保障義務,但物業服務公司不可能防止一切損害的發生。
            
            綜上所述,面對住宅小區內發生的侵權案件,物業服務公司承擔的住宅小區安全保障責任應當以防范設施有效(如監視設備正常運行)、警示明確(如粘貼警示標語提醒業主注意人身及財物的安全)、管理謹慎(如保安堅守崗位)等為標準。
            
            2、損害事實的存在
            
            損害事實是認定任何侵權行為都必須具備的要件。侵權責任法的主要功能在于補償,通過侵權行為人向受害人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來填補受害人所受的損失。因此受害人遭受的損害是侵權行為人承擔侵權賠償責任的前提,無損害即無賠償。損害“系指權益受侵害時所生的不利益。易言之,損害發生前的狀態,與損害發生后的情形,兩相比較,被害人所受之不利益,即為損害之所在。[④]”受害人因義務方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而遭受的損害包括財產損害、人身損害和精神損害三種。財產損害是指受害人因其財產或人身受到侵害而造成的經濟損失,包括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
            
            3、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行為和損害事實之間的因果關系
            
            就侵權責任的成立而言,因果關系的判斷究竟是事實問題還是法律問題,這不僅是侵權責任法上一個爭論不休的話題,而且也是一個長期困擾著司法實踐的問題。
            
            就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產生的不作為侵權責任而言,引起損害的原因主要有兩種:一是物業服務公司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不作為而直接導致;二是因第三人的不法行為、甚至犯罪行為導致,但又與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的物業服務公司對第三人不法侵害未采取適當的防范、制止措施有聯系。無論是哪種因果關系都不能否定第三人的不法侵害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但問題是,能否因此而當然地排除安全保障義務的違反與損害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因為根據介入行為理論,如果原告的損害是因第三人的故意侵害行為引起,則該第三人的故意行為對被告的過失侵權行為起到了抵消作用,切斷了原有因果鏈條并成為替代原因,應由第三人單獨承擔責任[⑤]。但事實上在第三人故意侵權的不作為侵權責任中,盡管第三人的加害行為與損害之間具有因果關系,但第三人行為的介入并不必然地中斷被告過失與原告損害之間的因果關系。即:在安全保障義務的場合,物業服務公司所負安全保障義務的目的即是為了保護業主免受第三人的侵害,因為有其違反安全保障義務之先行行為的存在,而使業主處于容易受到傷害的危險境地,并且因第三人的不法侵害使這種潛在的危險變成為現實性的損害,這就意味著安全保障義務之違反行為與業主損害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4、抗辯事由
            
           ?。?)物業服務公司盡到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義務
            
            如前文所述,物業服務公司未盡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義務是構成侵權行為的要件之一。如果物業服務公司或其工作人員根據當時情況,按照法律規定或者行業習慣,沒有明顯過失,確實做到了防范措施有效、警示明確醒目、管理盡責、實施救助及時,那么物業服務公司完全可以以此作為自己不構成侵權行為的抗辯事由,從根本上瓦解原告的訴訟請求,從而免除侵權賠償責任的承擔。
            
           ?。?)第三人侵權引起的損害
            
            損害的發生是因第三人的侵權行為引起的,并且該第三人已經承擔了全部責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的規定,物業服務公司的安全保障義務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直接責任,一種為第三人侵權情況下的補充責任。在后一種情況下,如果直接的侵權行為人已經賠償了受害人的損失,那么為了避免出現受害人獲得雙重賠償的不當效果,即使物業服務公司有一定過錯,也不再承擔侵權責任。
            
           ?。?)受害人過錯
            
            受害人過錯作為一種抗辯事由,在我國現行民事立法中有明確的規定,民法通則第131條規定:“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钡溥m用需要一個前提:即受害人對損害的發生具有故意或重大過失。在此類案件中,受害人不聽勸阻或者無視警示,或者故意、重大過失違反安全要求,往往是造成損害的直接原因。受害人過錯可以成為抗辯理由,減輕物業服務公司損害賠償責任。
            
           ?。?)受害人同意
            
            受害人同意作為一種抗辯事由,是指由于受害人事前明確做出自愿承擔某種損害結果的意思表示,侵權人在受害人表示自愿承擔損害后果的范圍內對自己實施侵害的結果,不承擔民事責任。
            
            此外,其他法定的抗辯事由,如合法行為、正當防衛、緊急避險和不可抗力也同樣適用于與物業服務公司承擔安全保障義務有關的侵權案件。
            
           ?。ǘ┣謾嘭熑闻c其他相關責任的競合
            
            物業服務公司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的,會出現與其他責任競合的情況,即違反合同約定的義務責任。物業服務公司違反合同約定的情況下,既是一種違約行為,應當承擔違約責任,也是一種侵權行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是我國立法不支持雙重賠償,因此當事人只能選擇其中之一行使自己的選擇權。因此,根據《合同法》第107條、第122條的規定,當事人可以以合同違約要求物業服務公司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也有學說認為違反合同的附隨義務也會出現安全保障義務侵權責任與其他責任競合的情況,此處不展開論述。
            
            四、物業服務公司在第三人侵害時的責任承擔
            
            在司法實踐中,經常會發生業主人身、財產在小區內被第三人侵害,而第三人侵害又是物業服務公司侵權責任承擔的一個抗辯事由。如何來理解這一抗辯事由呢,本文將詳細論述。這種情況實際上是由第三人的積極侵權行為與物業服務公司的消極不作為兩種行為疊加構成,而往往是第三人的行為直接造成了損害的發生。
            
           ?。ㄒ唬┎贿m用共同侵權
            
            在第三人介入實施加害行為的情形中,物業服務公司雖有過錯,但其與第三人沒有任何形式的意思聯絡,他們故意或過失的內容也并不相同。而且此種積極的加害行為與消極的不作為亦非直接結合對受害人產生同一損害結果。因此,發生第三人侵權時,不存在共同侵權的問題,物業服務公司與第三人不應承擔連帶責任。
            
           ?。ǘ┭a充責任理論
             
            侵權補充責任是由實施侵權行為的人對其所造成的損害承擔直接責任,違反法定的或者約定的保護義務的人對其所造成的損害承擔補充責任。簡而言之,就是物業服務公司的消極不作為與第三人的積極加害行為共同導致了侵害的發生。侵權補充責任包括對外對內兩個效力,對外效力是指對債務人之一發生的事項其效力是否及于其他債務人,對內效力是指履行了全部債務的人可否以及如何向終局責任人追償。在對外效力上,債權人可以向一個或全部債務人同時或先后為全部或一部分之請求。由于補充責任是個獨立的責任。因此,對債務人之一發生的事項原則上對于其他債務人不發生任何影響。它表現為如果物業服務公司盡到了作為義務,通常能夠防止或者制止損害結果的發生或者擴大。符合以上要件的,物業服務公司應當承擔補充責任。
            
            補充責任包括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順位的補充,即首先應該由侵權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侵權第三人沒有賠償能力或者不能確定誰是直接責任人時,才由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的物業服務公司承擔賠償責任;二是實體的補充,即補足差額。但必須注意的是,物業服務公司在實體上補充責任有一個很重要的限制,即物業服務公司只能在其能夠防止或者制止損害的范圍內承擔補充責任。例如物業服務公司如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損害結果根本不會發生的情形,物業服務公司應當承擔的責任范圍與第三人應當承擔的責任范圍完全一致。但是在許多情況下,物業服務公司的賠償責任范圍要小于侵權第三人的責任賠償范圍,尤其是第三人故意犯罪致人損害的情形,犯罪者往往利用物業服務公司在安全保障方面的缺陷達到其犯罪目的,物業服務公司雖難辭其咎,但就補充侵權第三人責任而言則不應當是完全賠償,因為畢竟第三人才是直接侵權人,而安全保障義務人只是沒有盡到自身的義務。
            
            在訴訟結構上,由于第三人侵權造成的侵權案件中,對賠償權利人的起訴,應針對以下不同的情況采用不同的規則處理:
            
            其一,賠償權利人直接起訴實施加害行為的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必追加物業服務公司為共同被告。首先,賠償權利人選擇只起訴第三人,是自由處分其訴權的結果。其次,按照責任自負原則,實施加害行為的第三人作為直接責任人理應對自己行為造成的損害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因此人民法院沒有必要也沒有法律依據在這種情形中追加物業服務公司為共同被告。如果經過審判和執行程序,第三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即部分無力賠償或全部無力賠償。由法院做出執行終結裁定書,確認第三人無賠償損失的能力之后,賠償權利人可以再以物業服務公司疏于安全保障義務并導致其遭受損害為由,向法院另行提起訴訟。因為并非基于同一請求權,第二次訴訟的理由與第一次的不同,直接責任與補充責任的競合也不是狹義的請求權競合,因此再次訴訟并不違背訴訟法的“一事不再理”原則。
            
            其二,賠償權利人直接起訴物業服務公司的,人民法院可以將實施加害行為的第三人列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確定的除外。這種處理規則的做出主要基于以下考慮:第一,第三人實施的加害行為才是損害發生的直接原因,物業服務公司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的行為僅是損害發生的一個條件。按照責任自負原則以及公平原則,損害賠償原則上應由實施加害行為的第三人完全承擔。物業服務公司的賠償責任只是一個補充性責任,只是在第三人無法確定或無力賠償時,才由物業服務公司負責賠償。因此,實施加害行為的第三人應是訴訟中的必要被告。第二,將第三人追加為共同被告,有利于在一個訴訟中確定第三人的直接責任與物業服務公司的補充責任,從而避免了重復訴訟,降低了訴訟成本,節省了司法資源;第三人參與訴訟還有利于案件事實的查明,便于人民法院認定事實及做出判決。
            
            其三,賠償權利人同時起訴實施加害行為的第三人和物業服務公司。同時起訴第三人和物業服務公司的方法對賠償權利人來說是最為明智的選擇:在一個訴訟中一次性提出對兩個責任主體的訴請,相當于給自己損失的彌補上了雙保險,可以最大限度使自己的損失得到賠償,也避免了如果單獨起訴第三人,第三人無力賠償的情況下再次起訴物業服務公司的麻煩。而對于人民法院來說,則避免了訴累。但有一點要注意的是,法官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應當賦予物業服務公司與一般保證中保證人類似的先訴抗辯權;而且在判決書中應當明確責令作為直接責任人的第三人承擔直接賠償責任,在其不能賠償或賠償不足的時候,再由物業服務公司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當然,事后物業服務公司可以向第三人行使追償權。
            
            也有觀點認為,既然物業服務公司有過錯,那么物業服務公司對受害人承擔賠償責任就是對自己的過錯行為負責任,應該理解為一種自己責任。而且,允許物業服務公司向第三人追償是為了限制其責任,那么當第三人無法確定或者雖然已經確定、但根本無資力承擔責任時,物業服務公司就無法得到追償,此時物業服務公司就是最終責任的承擔者。本人認為,可以向第三人追償和承擔補充責任并不矛盾。因為,在第三人下落不明或者取法確定的場合,物業服務公司只是在其應當承擔的責任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并不是對全部責任承擔責任,因此,賠償范圍決定了物業服務公司不可能就是終局責任承擔者。當第三人出現的時候,遭受損害的當事人還是可以向第三人起訴要求承擔差額損失。(作者系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民二庭法官)
            

            --------------------------------------------------------------------------------
            

            [①]案件為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2010)洪民商初第268號、第269號和第270號。
            
            [②]汪淵智:侵權責任法學[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P255。
            
            [③]汪淵智:侵權責任法學[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P267。
            
            [④]王澤鑒:《債法原理——不當得利》,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2版,第43頁。
            
            [⑤]王旸:《侵權責任法上因果關系理論研究》,載梁慧星:《民商法論叢》第11卷,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498頁。

          相關標簽:濟寧物業公司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五月丁香久久综合鬼色,亚洲色国产在线观看,毛片曰本女人牲交视频视频,亚洲国产区中文在线观看